全球唯一“城市\建筑”双年展
THE ONE AND ONL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返回

屏幕时代下被重新定义的人类 | 展品大发现 Vol. 12

2020.05.16

640.jpeg

2019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以下简称“深双”)主题为“城市交互(Urban Interactions)”,展览包含两个板块,即 “城市之眼”和“城市升维”,于2019年12月22日在主展场深圳福田高铁站和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同时,深圳各区九个分展场与主展场联动,形成遍布全城的有机交互网络。2020年4月19日,第八届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正式以“线上闭幕式”的方式落下帷幕。


本届深双共有来自24个国家和地区的280多位参展人带来了140多组作品,开启了一场未来×科技×城市的对话。本期「展品大发现」将为大家介绍“城市升维”板块的作品——制造人类,该作品也是本届深双四件获得学术委员会大奖的优秀参展作品之一。


640.png

制造人类

Manufacturing Human

王子耕


Venue: 

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 

Shenzhen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and Urban Planning

Section: 

城市升维 Ascending City

Sub Section: 

城市炼金师 Urban Alchemists


屏幕快照 2020-05-16 03.11.02.png

王子耕,镜像(Pills-Bills)工作室主持建筑师,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讲师,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硕士。曾任北京电影学院美术学院讲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开放式课程导师。美国建筑师协会会员,中国电影美术学院会会员。曾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全额入学奖学金、FAIRYTALES 2015国际建筑竞赛一等奖、2019深双学术委员会奖等。曾担任姜文电影《邪不压正》导演组建筑历史顾问。作品参展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华盛顿国家建筑博物馆“建筑叙事”展、深港建筑\城市双城双年展等国内外重要展览。策展包括威尼斯首钢园区城市复兴成就展“Steel Home Still”等项目。参与出版多本书籍,作品及文章发表于国内外多家期刊和媒体。


“Humans finally become the surfaces they created.”

新世纪的人类世界充斥着各种屏幕,手机、平板和无线网络成为人类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除了界面,人类别无所有。“制造人类”用制造人体模型的模具建构了一个由各种界面构成的全新的人类。屏幕组成的电子世界将人类的生存环境和精神世界变成了无差别的平面,数据时代的人类与这个时代环境一样,在碎片的叠加中失去原本的形状。不断创建界面的人类,最终也成为了他们所制造的平面。


640.jpeg

项目名称:制造人类

参展人:王子耕

团队成员:周方达,文均钰,翁佳

640.png

640.jpeg

“制造人类”展览现场 ©Pills工作室


什么是人类?这是一个古老而迫切的问题,它关乎人类对自身生理机能和意识世界的认知。由于当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人类对这两者的理解都亟待更新。由各种屏幕组成的数据世界不可避免地干扰着人类的生理稳定性、社会正常属性以及人们对世界的认知。人类面对的不再只是物理空间的环绕包围,还有大数据世界的复杂性。


640.jpeg

“制造人类”展陈设计分解轴测图 ©Pills工作室


展览现场呈现了一具由计算机精确细分后拼接而成的女性人偶,蜷缩在发光的玻璃地面上。她被透明的塑料膜包裹,一只手试图撑开困住自己的束缚,另一只手上握住一个咬过一口的苹果。她的每个关节都是产品化的链接,这意味着她具备人形标准化的特征。内外环境由管线沟通,仿佛正在被子宫孕育。缠绕的管线似乎在为她输送生命和能量,又似乎在制约着她的行动。人偶躺在黑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来自由LED照亮的玻璃地面。人造的黑暗和光明狂妄地将人偶的世界与自然世界区分。她正在被全然人造的子宫孕育,似乎就要在人间这失乐园中苏醒。


640.png

人偶3D打印分割模型 ©Pills工作室

640.png

640.jpeg

人偶头部模型研究 ©Pills工作室


与世间其他动物相比,人既没有尖利的爪牙又没有御寒的毛皮,单凭天赐的肉体,人类在地球的活动范围是如此之小,任何灾害和气候变动都能将他们毁灭。法国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说,这是因为爱比米修斯忘记将这些保留生命的属性留给人类。也正是因为爱比米修斯的遗忘,才迫使普罗米修斯从古希腊众神那里偷来了技术和火种。

640.jpeg

人偶模型三视图 ©Pills工作室


在斯蒂格勒看来,这隐喻了人类的宿命:缺陷存在,并将栖息于义肢性、技术性的命运之中。与其他动物不同,人类的进化并非生命本身的进化。人类的进化是外在化的,是在由技术构成的世界中完成的。也就是说,无论是人类的本质(Ontology)还是人类的历史(History)都与他们的工具世界难分难解,而人类在创造工具的同时,也在重新塑造自身。


640.jpeg

“制造人类”展览现场 ©Pills工作室


勒儒瓦高汉(André Leroi-Gourhan)认为人类的进化过程全部是将我们自身外置化的过程,而其他动物则是在内向采取物种适应(species adaption)。从尼安德特人开始,人在生物属性上便已经选择了赛博格的命运,与外置的技术相依为命。现代人类的进化历史可视为动物性的退化与外置的技术能力增强的历史,技术不仅被人生产,亦令人类成为“人类”。


640.jpeg

人偶及塑封正投影图 ©Pills工作室


在人类的生物属性和他们的非生物环境已经不可逆转地耦合后的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厘清人类本质与历史塑造之间的界限。从身体的角度,人类的感官已经全然外部化,互联网成为了多数人类最直接的信息来源。法国哲学家乔治·冈圭朗(Goerges Canguilhem)曾在他的《正常与病态》一书中写道,“如果不考虑环境,那么所谓健康将是一个空洞的概念。”由于自然环境与人体之间无处不在的技术媒介,人类的体内平衡不仅被自然定义更被技术定义。这也意味着所谓的正常,也只能是在人造环境中,和人工能量支撑下的正常。

640.jpeg

海底光纤断面


与云端相连的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已经成为了人类新的生存环境。媒介理论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认为电子媒介是人的延伸。从另一个角度看,媒介或许也是对人类的“截肢”,无处不在的物联网已经成为了人类新的义肢。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难分难解的人类,是如此习惯于能够随时搜寻并调取信息的档案海洋,以至于他们的灵与肉都被重新定义。人们用死亡来形容电池的耗尽,电线和光纤不仅是物联网的生命线,更是人类自己的生命线。

640.jpeg

“制造人类”展览现场 ©Pills工作室


冈圭朗的学生马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将冈圭朗对于生物的研究延展到了“灵魂”层面。人类肉身之外的一切,都被心理学,和他们身体的状态一样,在不断地被技术与工具重新定义。人通过工具和技术的演进在不断地创造一种非生物的自身镜像,人不仅创造工具,工具也在重新修正人类的定义。


640.jpeg

“制造人类”展览现场 ©Pills工作室


640.png

640.png

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亚当和夏娃(Adam and Eve)》(1528) 局部


伊甸园当中有两棵树,生命树和智慧树。耶和华对亚当和夏娃说:“智慧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这是神给人唯一的戒律。蛇诱惑夏娃说:“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而且你未必死。”夏娃所面临的选择,从表面上看是服从神还是违背神,事实上却在智慧与生命之间。夏娃选择了智慧,也就意味着将自己的生命悬置于生死之间,注定要为有限的生命所苦。苹果是禁果的象征,自从赛博文化兴起以后,它就变成了当代科技图腾。被咬掉一口的苹果,似乎成了一切智能电子化设备的象征。阿兰·图灵(Alan Turing)的死亡更是让有毒苹果成为一种宗教般的科技隐喻。


640.png

米开朗基罗·博那罗蒂(Michelangelo Buonarroti),《创世纪》,西斯廷教堂礼拜堂,(1508)局部


西斯廷教堂礼拜堂天顶画《创世纪》中的亚当,用食指触碰上帝的食指。躺在地上的夏娃也勉力伸出手来,似乎要触碰观展之人,让他们给她以意识。人偶的姿态无疑将观展者放到了造物主的位置,但是同时观展者或许也会从人偶身上看到他们自己。在人与工具之间的模糊地带,关于什么是人,谁又是造物主的古老问题,也许会重新浮现。

640.jpeg

“制造人类”展览现场 ©Pills工作室

640.png

Steel Home Still “铸忆”

首钢园区及三高炉博物馆城市复兴成就展

640.png

640.png

640.png

项目地点:威尼斯

项目面积:300㎡

项目类型:展览

设计时间:2018年

建成时间:2018年


渔村童话

640.png

640.png

640.png

项目地点:深圳

项目类型:展览

设计时间:2017年

建成时间:2017年


640.gif

2019 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

2019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SHENZHEN)


主题:城市交互 | Urban Interactions

主展场:福田高铁站、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

分展场:盐田综合保税区沙头角片区、宝安国际艺展中心、宝安桥头社区、龙岗坂雪岗科技城、龙华观澜古墟、光明云谷、大鹏新区所城、大鹏新区溪涌、前海合作区

640.jpeg

640.gif